杜坤维:中国股市17年风险点之投资者的管见

时间:2017年01月09日 08:07:43 中财网
  中国股市有没有风险,可谓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 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着力防控资产泡沫,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这个资产泡沫市场既有共性由有分歧,共性是指地产泡沫,分歧在于债券和股市有没有泡沫。

  日前刘士余主席讲话指出:“2017年工作要在“稳”这个主基调和大局下,在把握好度的前提下奋发有为,在资本市场的关键领域真正有所进取,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要深化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改革,强化资本市场基础性功能。”其中也提到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作为证监会主席,地产风险与泡沫似乎不是关注的焦点,债券和股市风险才是主席关注的焦点,那么中国股市有没有风险,如果有,风险又在哪儿?

  笔者认为股市整体风险不大,出现系统性风险很小,但是局部风险不可不防。

  首先是次新股风险,由于交易机制的问题,炒新陋习的存在,市场操纵盛行,新股上市以后一般需要经历十个以上涨停板,导致新股普遍收获一倍以上的收益,甚至有的高达十几倍二十倍收益,次新股估值水平远高于同行业市盈率水平,有的高达好几倍,最典型的就是海天精工,上市以后得益于低价发行,一连30个涨停板创下了中国股市新股涨停新记录,股价从1.5元涨到最高34.29元,市盈率超过200倍,目前已经下跌30%,回落到23.51元,市盈率依然高大180倍,但是基本面却不是很理想,据数据,2013年度净利润为3562.97万元,同比下降60.97%;2014年净利润有所回升,为8174.64万元;2015年,公司净利润为5904.60万元,同比下降27.77%。今年1到9月其营业总收入为76390.15万元,较上年同期小幅增长2.78%。公司公告,预计2016年1月至12月公司经营情况良好,不存在业绩大幅下降 的情况,但也没有说到业绩增加情况,估计业绩增长依然较为乏力。

  这样的基本面如何支撑180倍市盈率,如何支撑23元的股价,何况行业本身成长性也不是很突出。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银行板块身上,目前银行指数市盈率是5.78倍,但是次新银行股市盈率明显要高一大截,最高的是江阴银行,市盈率28.2倍,这已经是从高位17.2元跌到10.85元的结果,但市盈率依然是整个板块的近5倍,也比城商行市盈率高3倍,但是成长性方面也不出色,江阴银行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上市公告书》中称,预计2016年1~9月本行营业收入为17.16亿元至18.65亿元之间,较上年同期下降0%~8%;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5.11亿元至5.5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0%~8%,其三季报预测,预计2016年1月至12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变动区间:74,934至81,450万元;变动幅度:-8%至0,与宁波银行有一段距离,但市盈率宁波银行只有7.95倍,估值水平差距就摆在哪儿,虽然大家持股成本趋于一致,股价短期下跌空间较难打开,但是后市价值回归是一种难以回避的选择。

  目前证监会加大新股供应,一方面是资本市场提供支持实体经济的需要,另一方面是刺破次新股新股的泡沫,也就是处置一些金融风险点。因此后市一些没有基本面支撑的高估值次新股面临很大的调整空间,只有一些有业绩支撑的次新股才可能走出独立行情,炒新者戒!

  从炒新收益来看,也是普遍不佳,只是一些资金操纵者才有可能盈利,一般投资者是很难得到盈利的,深交所就认为一些投资者忽视股票基本面,热衷新股炒作,特别是部分中小投资者由于缺乏足够的专业知识和投资经验,盲目跟风,追高买入,损失惨重,首日参与炒新账户普遍亏损,尤其是初次参与炒新账户亏损更为严重。据统计,2011年、2012年新股上市首日买入账户中,截至2012年底亏损账户占比分别为65%和56%,账户平均亏损率为10%。近年来炒新亏损最大账户亏损1400万元,单个账户最大亏损率58%。

  其次是 壳资源的并购重组风险,炒作壳资源是中国股市一大特色,基本面越差股价越高,但目前证监会已经加大了退市制度,大幅度提高重组借壳门槛,降低壳资源价值,2016年上市公司并购重组方案被否案例频现。从全年来看,共计24单上市公司的并购重组方案被否决,尤其是在下半年监管政策持续收紧后,被否案例骤增,下半年达到16单。2015年至2016年期间,上市公司实施重大资产重组计划经并购重组委审核的共有587例,其中有46例未通过并购重组委审核。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随着IPO加速发行,上市越来越容易,借壳上市以后会逐渐减少。市场对17年IPO加速发行已经达成共识,一般预期超过300家, 普华永道2017年IPO市场展望数据显示,2016年沪深股市IPO达到227宗,融资规模1504亿元,预计2017年A股IPO为320~350宗,融资规模2200~2500亿元。

  提高重组标准和遏制借壳泛滥也是退市制度建设的需要,在中国退市制度一直是一个短板,与美国市场大开大合完全不同,如果一方面加大新股供应而另一方面退市制度依然是一个摆设,中国股市是没有任何希望的。同时加大退市力度也是加大造假上市和信披违规惩治力度的最佳方式。

  日前市场一直在炒作股权转让,笔者一直认为风险极大,主要在于后续资产注入的盈利多少难以估测、资产何时注入无法估计、资产注入价格难以测算,一旦资产注入不如预期,或者资产注入体量不足够大,无法支撑高起的股价,那么股价就会以连续跌停的方式来宣泄。如果后续资本运作在监管趋严下,迟迟没有动作或者难以完成,股价也会有一个补跌的空间,尤其是一些盘子较大、负债较高、股价已经高高在上的股票更应该警惕。

  三是炒作混改的风险,混改炒作是15年年底就开始炒作的,有的个股已经涨幅不菲,像中国联通中国石化中国石油和某些军工板块个股,以中国联通为例,涨幅远超大盘涨幅,大致上从4元左右起步涨到目前接近8元钱,接近翻倍,市盈率高达249.8倍,这对一家大盘股而言是难以想象的,中国联通混改混改方案已经内部公布,何方力量加入混改目前依然不清楚,混改无疑可以一定程度改变中国联通的经营活力,但即使混改成功对业绩提升度有几何谁能保证,实际上股价越高混改难度越大,因为支付成本越高,百度百家就有一篇文章《10年最差中国联通想借混改翻盘恐怕没那么容易》,并认为从2016年9月20日4.06元至12月21日最高7.7元,涨幅高达89%,真是让人大跌眼镜。以另一家混改龙头中石油为例,笔者引用水皮先生观点,“中石油今天是8.36元,但是中石油港股的价格是6.04港币,折合人民币4.8元,溢价超过55%左右,哪个价格合理一目了然!在沪港通、深港通都开通的今天,这种A股和H股的比价是摆在我们面前绕不过去的一个问题,究竟是价值投资还是价格投机,恐怕每个人都要扪心自问一下。”同样的股票港股就对混改不是那么感冒,原因何在,就在于混改只是在子公司层面而不是在集团层面,只要没有改变国有控股的局面,一些国企国有的弊病是很难根除的,目前中国石油市盈率是多少,说出来有点吓人,665.6倍。

  对于混改而言,对公司未来经营活力提高是有一定帮助作用,但是不要过度的信奉混改对业绩的提振作用,一旦炒作过度,股价严重背离业绩等基本面,未来股价下跌空间就会打开,毕竟这些行业都属于强周期行业,后市想象空间并不大。何况我们也要注意混改的难度是很大的,牵涉各方利益的艰难博弈,提防混改不到位或者时间无限期的延迟。

  或许投资者可以说,在中国没有价值投资一说,大家都是期待获得价差,但是炒作也应该有一个度,不能太疯狂,否则是会自讨苦吃的,西哲说过,欲使其灭亡要先让其疯狂,这话用在中国投资者身上还是很合适的,15年的疯狂我们依然在还债。

  股市虽然不存在系统性风险,运行以稳字当先,但是某些风险还是要谨防。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