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雏军:郎咸平拿了一家上市公司400万“抹黑”我-更新中

时间:2018年06月13日 15:40:39 中财网
[第01页] [第02页] [第03页] [第04页] [第05页] [第06页] [第07页] [第08页] [第0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下一页
  导读:
  新浪独家对话顾雏军:我要证明科龙被这帮人玩砸了
  顾雏军:郎咸平拿了一家上市公司400万"抹黑"我
  顾雏军:政府让我救科龙当时 最高检察院办案动机不纯
  顾雏军案再审:暴雨后开庭,顾雏军说,"罪名都是被构陷的"
  顾雏军:有人违法动用公权力和司法权对我进行迫害
  最高法:顾雏军申请最高检赵杨二人回避理由不能成立
  顾雏军:最高检检察员赵景川、杨军伟参与伪造证据
  最高法:同意调取证监会对科龙电器立案调查相关材料
  顾雏军案再审今日开庭:顾雏军、姜宝军、张宏等到庭
  顾雏军案7原审被告人出庭,最高法第一巡回法庭庭长任审判长
  顾雏军再审庭前吐心声:我绝对无罪坚信一定会胜利
  最高法再审顾雏军一案 本月有望出审结结果

  新浪独家对话顾雏军:我要证明科龙被这帮人玩砸了
  "没有比平反更重要的事了。"顾雏军对新浪法问说,表情略带苦涩。

  今年5月物美张文中案改判无罪后,作为同样被最高法直接提审的重大涉产案当事人,顾雏军备受关注。最高法再审决定书发布时,他曾在新浪微博激动表示"十年了,终于等到了!"
  6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大法庭开庭审理顾雏军等虚报注册资本,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资金再审一案。


  顾雏军。新浪法问王茜/摄
  但眼下顾雏军并没有非常乐观。

  对于推翻虚报注册资本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名,他透露出了一定的信心。他对法问表示,这两项罪名"高度依赖22份司法鉴定报告(2008年佛山市检察院作为公诉人提供的22份司法会计鉴定报告,但在一审中未被佛山中院作为证据使用),这22份司法鉴定被判无效的话,那他是无法判定有罪的。"
  但是公诉方在再审期间补充的唯一一份新证据--扬州柴油机厂股权转让付款通知书的原件,让顾雏军对是否能推翻挪用资金罪,多了几分担忧。

  根据广东高院2009年的终审判决,顾案挪用资金罪的事实之一就是:"
  2005年3、4月间,时任扬州亚星客车(扬州格林柯尔系扬州亚星控股股东)法定代表人的顾雏军指示姜宝军向扬州机电资产经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扬州机电")借款,被扬州机电的法定代表人王大庆拒绝。

  顾雏军、姜宝军未经扬州亚星客车董事会同意的情况下,以扬州亚星客车的名义起草了起草了《付款通知书》,要求扬州机电在同年4月26日前将扬州柴油机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项下应付扬州亚星客车股权转让款及部分投资分红款共6300万元支付到扬州格林柯尔的账户。

  4月25日,扬州机电将上述款项划到了指定的扬州格林柯尔的账户。"
  对此,顾雏军认为自己是被诬陷的--"2005年4月25日,由于当时科龙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受到银行和供应商的挤兑,我向广东省政府和江西省政府,以及扬州市政府告贷为科龙救急。

  ……扬州市政府指示扬州机电向扬州格林柯尔借出6300万以助科龙救急。就这样发生了我的私人公司扬州格林柯尔向扬州机电公司借款6300万的事实。扬州机电在2005年4月25日付款6300万元给扬州格林柯尔。这是一笔正常的商业借款。"
  顾雏军对法问解释称,拿到这笔借款后,其中1200万元交给江苏格林柯尔还贷,5100万由江西格林柯尔借给江西科龙。


  图片注:新浪法问独家获得的顾方《关于对最高检察院重新对6300万元挪用举证的质疑》
  "……2005年6月,扬州机电购买扬州亚星拥有的扬州柴油机厂的股权,总价为6404万人民币。于是,办案公安咬死说着6300万借款是这笔股权转让款的一部分。但是扬州格林柯尔确实没有从扬州亚星拿走这6300万元。"
  然而,本次再审期间,公诉方出示了一份由扬州机电董事长王大庆签字、扬州机电公章盖章和扬州亚星客车公章盖章的6300万元股权转让付款通知书原件,这让顾方非常警惕。

  顾雏军称这份文件是检方伪造的,"漏洞百出"。

  为此,他向最高法提交《关于对最高检察院重新对6300万元挪用举证的质疑》,提出该文件"版本不一,前后来历不一"、"对借款的事实前后表述不一致"、"王大庆前后表述不一"等问题。同时,他认为检察方没有理由在再审期间补充新证据。

  尽管坚持自己是清白的,但顾雏军也对法问表示了对审判结果的担忧,"真的不好说"。见面前,他委婉的拒绝了视频录像,也许是没有心情,也许是觉得还不到时候。

  顾雏军一直对科龙念念不忘。

  "我最希望拿回科龙。" 对这一点,他很坦诚。顾雏军出狱后曾经在企业咨询机构任职,但因为要准备再审这份业务已经暂停了,"从去年12月28日开始,我就什么事都不干了,就准备庭审了,因为最高法提审是千年不遇的机会。"
  顾雏军明白,现在他要再造一家上市公司很难,"现在这个年代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你拿一点小钱要搞这个上市公司,那没有十几年努力是不可能的。"因此,他更渴望拿回科龙公司。

  顾雏军补充道,"当然,我就是要证明科龙被这帮人玩砸了,到我手上几年又火起来。我在这个地方摔下去,我当然要在这个地方重新站起来。"
  自2012年出狱后,顾雏军走得并不顺利:
  他对格林柯尔系财产分配结果的异议未被法庭采纳。同时,他针对青岛海信空调、青岛海信电子以及海信集团等企业的489亿元巨额索赔起诉也被驳回了。香港证监会对他开出了4.8亿罚单。另外,他还背着永久不得进入资本市场的禁令。


  顾雏军和其代理律师陈有西准备进入法庭 新浪法问王茜/摄
  目前,顾雏军收获的唯一捷报是他起诉证监会要求公开当年涉案文件获得胜利,对此证监会已经提起行政上诉。

  根据刑事诉讼法,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应当在作出提审、再审决定之日起三个月以内审结,需要延长期限的,不得超过六个月。由于最高法是在2017年12月28日宣布提审顾案,因此在2018年6月28日之前,顾雏军案可能将有一个说法。

  一切未有定数。(.新.浪.法.问 .王.茜)
[第01页] [第02页] [第03页] [第04页] [第05页] [第06页] [第07页] [第08页] [第0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下一页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