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湘源:商誉爆雷与高溢价并购密不可分

时间:2019年02月02日 08:33:47 中财网
  商誉爆雷同三年前高溢价并购的密集发生是分不开的。如果能够正视商誉之类公允价值并不见得怎么公允的问题,把关注商誉的心思转移到关注主业和促进改革上,更好地在发掘和创造公司价值上下功夫,则又何愁发现不了投资价值的雨后彩虹?

  商誉爆雷,已成当前股市的一大祸害。商誉爆雷之所以比较集中地反映在2018年上市公司年报披露之际,同三年前高溢价并购的密集发生是分不开的。有关统计显示,2013年和2014年间,A股上市公司的商誉还在4000亿元以下,从2015年开始,直到2018年三季报,商誉就已经分别节节攀升到6514.8亿元、1万亿元、1.3万亿元和1.45万亿元。建立在估值泡沫基础上的商誉,原本充其量就不过是一种利益交换或利益输送。在此基础上被计入收购方当期财报的商誉无论再怎么光鲜,实质上与其说是未来收益的良好预期,还不如说是早晚要付的租金。不是不付,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销。在业绩预期大多未达承诺预期的情况下,商誉爆雷现象的出现也是不奇怪的。

  证监会发布有关商誉减值的《上市公司监管风险提示第8号文》的时候,似乎预计到了商誉爆雷的风险,但也只能从信息披露的角度去要求上市公司进行减值测试。尽管差不多同时一些参加财政部商誉及减值咨询会议的大部分会计准则咨询委员都认为,随着企业合并利益的消耗,应将外购商誉的账面价值减记至零;不过,会计准则委员会目前并没有采纳这个意见。这一方面是商誉减值成为一种无法避免之天雷的外部制度性原因,另一方面,业绩调节机制的存在,也是成为某些上市公司在明知商誉减值无法避免的情况下要么不亏,要亏就干脆来个一次性亏个够的内在利益动机。商誉爆雷和业绩“大洗澡”就这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地交织在一起,成为2018年报披露期间的一道独特的风景。在目前条件下,如果不能进一步推进更深层次的改革,从根本上消除商誉减值风险,交易所再怎么用问询的方法及时跟进监管,也未免是盲羊补牢,岂能不犹为晚矣!

  一次性商誉减值虽然给当年年报业绩造成了一个巨大的窟窿,但是,如果并没有让上市公司伤筋动骨,也不无可能会使来年的业绩增长性变得分外地好看。不过,这种所谓的由坏变好,毕竟是相对而言的,未必是真正的好的必然表现。如果造成上市公司业绩乏善可陈的内在原因,除了商誉之外并没有其他任何实质性的改变,那么,这种增长性也是缺乏可持续性的。说穿了,上市公司绩效提高的根本出路还是需要寄托在自身主业的发展壮大上,商誉调节之类充其量不过是旁门左道,纵然不无可能讨巧得了一时,也不可能讨巧得了一世。

  从市值管理的角度来看,市值的一次性较大减值,当然也有可能会为后市市值的相对大幅度回升拓宽一定的空间。不过,这同样也不可能过于机械地一概而论。对于主业具有较好发展前景且公司治理基础也较好的企业来说,现在的退一步,或有可能会等于今后更好的进两步,甚至进步的幅度还会更大一些,也更可观一些。而对于业务凋零结构涣散人心不振的企业来说,回光返照不过为利益中人提供一个减持套现跑路的机会罢了,投资者要想分享一点成长性红利,则无异于水中捞月,怎么也不可能不是痴心梦想。

  目前,科创板即将开始试点注册制,主板的发行制度改革在证监会新主席领导下也有可能会更顺利地向对接注册制更靠近一步。直接融资机制的市场化进步,不仅有可能极大地压缩借壳上市的空间,同时,也必然将使得商誉越来越“英雄无用武之地”。这对于喜欢借壳资源炒作和估值泡沫之助来制造商誉者也许未必是好事,而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则不失为由以往的不务正业重新回归实体经济主业的一个转轨变型的大好机遇。对于广大投资者来说,这更是在投资理念上拨乱反正,正本清源的一课生动的再教育。

  坏事固然可以变好事。但是,这种转变不仅需要一定的时机,也是需要有一定条件的。用发展的观点看问题,把希望寄托在商誉减值,就同当初把希望寄托在商誉增值上一样的靠不住。弄得不好,反而不无可能会被炸了个粉身碎骨。就此而言,靠商誉还不如不靠的为好。不过,如果能够正视商誉之类公允价值并不见得怎么公允的问题,把关注商誉的心思转移到关注主业和促进改革上,更好地在发掘和创造公司价值上下功夫,则又何愁发现不了投资价值的雨后彩虹?说到底,雨后的彩虹不是商誉爆雷给爆出来的,而是雨后出的太阳给映射出来的。而这个给市场带来彩虹的太阳,无论如何也决不可能是什么商誉或商誉减值,而必然是也只能是在改革的促进和推动下,伴随着上市公司治理改善和业绩提高所一起带来的价值创造和价值提升。
  .金.融.投.资.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