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商欠钱控股股东占款 摩登大道董事长留下糊涂账

时间:2019年10月09日 15:13:30 中财网
  控股股东涉资金占用、孙公司涉违规担保、合作商涉及诉讼纠纷欠款难以追回等事件层出不穷的摩登大道,引起监管机构注意。日前,深交所已向摩登大道下发半年报问询函,要求其对营收、现金流和净利润,以及预付账款、应收账款等疑问进行解释,并对控股股东占用资金情况进行说明
  短短数月,摩登大道时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摩登大道,002656.SZ)就让投资者见识到什么叫一溃千里。

  在控股股东和实控人面临财务风险、公司回购股份计划无疾而终、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合作商经营异常等打击之下,该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林永飞“因身体原因”提出辞职。

  查阅摩登大道近期公告亦可以注意到,控股股东涉资金占用、孙公司涉违规担保、合作商涉及诉讼纠纷欠款难以追回等事件层出不穷,这种情况亦引起监管机构注意。深交所日前已向摩登大道下发半年报问询函,要求其对营收、现金流和净利润,以及预付账款、应收账款等疑问进行解释,并对控股股东占用资金情况进行说明。

  合作商欠钱不还成坏账
  作为“高端男装第一股”,从表面来看,摩登大道算是有光环加身。

  据半年报披露,截至2019年6月30日,摩登大道门店总数达289家,直营店195家,加盟店94家,其中卡奴迪路(CANUDILO)品牌店229家,DIRKBIKKEMBERGS品牌店2家,其它国际代理品牌店54家。

  但是从业绩来看,摩登大道却没能体现出其“第一股”的实力。据该公司2019年半年报显示,摩登大道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7.03亿元,虽然较上年同期上涨9.15%,但净利润却仅为3125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0.69%。

  与此同时,摩登大道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达1.36亿元,同比增长262.57%。在营业收入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增长的同时,摩登大道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这种异常情况也引来深交所的问询。

  对此,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营业收入、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上升而净利润同比下降的具体原因以及变动幅度不一致的合理性。

  异常情况并不止于此,就在发布上半年业绩之后,摩登大道突然出现巨额坏账计提。

  9月27日,摩登大道发布公告称,截至9月20日,合作商广东中焱服装有限公司(下称中焱服装)所欠公司的费用合计7616万元,基于中焱服装出现异常经营等情况,公司将通过法律手段催收上述款项,但存在短期内无法收回的可能,公司对上述费用全额计提坏账准备。可以看到,中焱服装爆出的这笔坏账已经远超摩登大道的净利润。

  据公告披露,摩登大道于2018年6月12日与中焱服装签署《项目投资合作协议》及相关补充协议,约定由公司向中焱服装投资7000万元,用于服装团购定制项目投资合作事宜,并约定中焱服装每年按照固定8%的比例支付权益费用。

  但2019年7月26日,摩登大道收到中焱服装出具的《风险告知函》,函件显示,自2019年3月6日至发函日期间,中焱服装处于内部审计、暂停经营活动的状态。因涉及多起诉讼纠纷、人员均被遣散,中焱服装已无法正常经营。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企查查信息注意到,中焱服装自身风险有四条、关联风险一条,其中不但有劳动争议,更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同时其股权也已经出质。

  2019半年报数据显示,摩登大道应收账款余额为 3.02 亿元,前五名的客户应收金额合计 1.17 亿元,占应收账款总额的比例为31.16%。其中,长期应收款余额为1.06 亿元,主要为长期往来款且未计提坏账准备。

  对此,问询函要求摩登大道针对半年报中的应收款,说明长期往来款的具体内容,包括但不限于交易对手方、是否为公司及实际控制人的关联方、产生原因、期限、付款安排及收款情况等,并说明未计提坏账准备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资金非经营性占用情形。此外,还需补充披露前五名客户的应收账款余额情况,并结合回款情况说明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是否充分、是否符合审慎性原则。

  摩登大道最近两年股价走势

  数据来源:Wind
  控股股东占款 孙公司违规担保
  如果说合作方欠款是“外患”的话,摩登大道需要面对的更多是“内忧”。

  9月23 日,摩登大道披露《关于控股股东资金占用的公告》,称公司存在控股股东广州瑞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瑞丰集团)占用公司及部分子公司库存现金的情形。公告显示,截至2019年8月31日,摩登大道及部分子公司被瑞丰集团占用的资金余额合计为312.11万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0.13%。

  控股股东伸手之长,并不止于占用资金。9月27日摩登大道披露,通过自查发现孙公司广州连卡福名品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广州连卡福)曾违规向控股股东关联方广州花园里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花园里公司)提供担保而未履行审批及披露程序。

  公告显示,2018年4月,花园里公司与厦门国际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珠海分行签订《综合授信合同》一份,约定厦门国际银行珠海分行向花园里公司授予1亿元人民币的授信额度,期限为2018年4月3日至2019年4月3日。

  2018年4月9日,瑞丰集团以孙公司广州连卡福名义与厦门国际银行珠海分行签订《存单质押合同》一份,约定以广州连卡福存于厦门国际银行拱北支行金额为1.05亿元的定期存款及相应的存款利息,为前述《综合授信合同》项下的相关债务提供担保。而这一担保,并未经过公司董事会及股东大会审议,也未履行披露程序。

  对于违规担保情况,广东省证监局发布了一则对摩登大道、林永飞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

  同时,由于被担保公司未能按时还款,摩登大道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实际冻结金额为3043.84万元,而9月10日上述金额增至3859.75万元。受此影响,摩登大道未履行股份回购承诺。

  针对于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的情况,问询函中也要求公司说明货币资金相关内控措施的执行情况,并自查是否存在其他未披露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或变相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

  这种内控混乱情况也导致管理层动荡。《投资时报》研究员梳理发现,近半年摩登大道的高管频频变动。2019年3月,摩登大道董事会收到李斐、徐响玲“因个人原因”提交书面辞职报告。李斐辞去了公司董事、副总经理、财务总监及董事会秘书的职务,徐响玲辞去公司董事及审计委员会委员的职务。

  2019年8月,林永飞、翁武强、胡圣、刘文焱、岳忠民5人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其中,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林永飞更是“因身体健康原因”辞去了董事长职务。

  在问询函中,针对林永飞等人未出席半年报董事会会议的问题,深交所也提出了疑问,要求该公司说明报告期内召开董事会会议的次数,林永飞和刘文焱分别亲自出席董事会会议的次数,以及未能亲自出席的原因。

  业内人士表示,摩登大道这种“内忧+外患”的案例值得分析和思考。管理层及内部控制等原因导致业绩承压,而由此带来的业绩下滑也给管理层造成更大压力,这无疑给市场其他企业带来警醒。
  .投.资.时.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