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价成倍飙升 这些欧洲人要靠劈柴过冬了

时间:2022年01月14日 15:20:43 中财网
  瑞典乃至整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电价飙升,并非只是“市场作祟”。

  持续紧张的能源问题尚未缓解,欧洲又遭遇冬季寒流,导致天然气价格整体大幅上涨,瑞典电价近日也因此成倍增长。

  据报道,在瑞典人口密集的南方地区,一间公寓的电费平均增长甚至高达近300%。人们开始想尽各种办法缩减电费,例如关闭暖气、采用替代热源、穿厚衣袜保暖等,部分人甚至通过银行贷款来支付电费。

  为此,瑞典政府不得不紧急出台“临时帮扶计划”,宣布将拨出60亿元瑞典克朗(1瑞典克朗约合人民币0.7元)帮助受灾家庭度过寒冬,约有180万个家庭会收到2000瑞典克朗的补偿。

  瑞典电力供应主要来自国内水力发电、核电和风能,而不依赖进口天然气。因此,相比于许多欧盟国家,瑞典受天然气价格波动影响,已经是较小的了。

  电费扶摇直上,补贴慷慨大方
  实际上,自去年12月中旬起,瑞典电价便扶摇直上,首都斯德哥尔摩周边地区平均每日电力现货价12月13日突破每千瓦时3克朗的历史纪录,此后一路飙升至每千瓦时6克朗以上,且至今并无掉头迹象。

  由于其北部地区位于寒冷的北极圈内,瑞典的绝大多数人口都集中在南部。数据显示,2021年12月份,瑞典南部独立屋电价同比上涨361%,公寓电价同比上涨266%。

  事实上,近几个月来,绝大多数瑞典家庭正在“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希望能熬过寒冬。但问题是,倘若电价再这么“自由飞”下去,很多家庭只怕熬不住了。当地媒体称,已经有不少家庭通过信用卡透支甚至银行贷款来缴纳电费了。

  作为老牌福利国家,瑞典政府自然要出手帮扶。

  2021年12月,瑞典财政部长丹博格就承诺,政府“将致力于帮助尽可能多的人,采取必要措施让人们能够获得更多喘息余地”。2022年1月,能源部长法曼巴尔也表示,“充分理解”人们对因电价暴涨而导致财务状况恶化的担忧。

  1月12日,瑞典政府宣布,将拨付约60亿克朗用于一项临时计划,以帮扶瑞典受电价上涨影响最严重家庭应对危机。具体措施是,在2021年12月至2022年2月的3个月内,每月耗电超过2000千瓦时的家庭可获得约每月2000克朗的电价补贴。

  丹博格称,“这是特殊情况下的特殊措施,对于瑞典而言,在市场因素导致价格波动时提供支持是破例的”,他预计将有约180万户家庭受益。

  并非市场作祟,曾有豪言壮语
  然而,瑞典乃至整个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电价的飙升,真的只是“市场作祟”吗?

  瑞典虽然缺乏石油、天然气、煤炭等传统化石能源矿藏,却是水电资源最丰富的欧洲国家之一。但由于其水电资源集中在气候恶劣、人烟稀少的北方,且因为地形狭长,多峡湾切割,南北输电系统长期以来存在严重瓶颈。

  为此,“二战”后,瑞典还曾一度大力发展核电。不受地域限制的核电可以就近部署在人烟稠密、工业和大城市集中的西南部,极大缓解了瑞典的能源压力。

  然而,自上世纪90年代起,激进环保主义者逐渐占据了瑞典舆论的话语主导权,在他们的激烈倡导下,化石能源被彻底打入“死刑名录”,核电甚至水电也不配被当作“绿色能源”。

  在这股“环保”潮流冲击下,瑞典煤电装机总容量自2000年起就再未大于1吉瓦。数据显示,2020年,瑞典包括燃煤、燃油和燃气等所有火电装机容量也仅剩3.2吉瓦。而瑞典政府正顺应激进环保派的要求,计划在2030年将煤电占比降至0,将全部火电占比降至0.5%,即不超过1.8吉瓦。

  瑞典社民党政府制订的“绿色能源规划”可谓雄心勃勃:自2020年起至2030年,让风能等“纯可再生能源”占比复合年增长率稳定在7.4%以上;至2030年实现“纯可再生能源”占比41.3%。为此,该国政府减少了天然气战略储备量,并“随手”永久性关闭了境内的核电站。

  当然,瑞典敢发出如此豪言壮语也是有底气的。

  去年12月初,由瑞典5家主流风能公司委托咨询机构所作的分析报告称,瑞典2050年电力需求将从当前的140太瓦时升至370太瓦时。尽管如此,瑞典仅靠海上风能每年就可提供167太瓦时电力,而“绿色氢能体系”则可提供130太瓦时。

  与此同时,瑞典全国多达130家以上的风能公司“正规划建设超过500太瓦时/年的海上风电项目”。也就是说,届时仅海上风能就能满足瑞典年电力需求的45%,加上“绿色氢能”等其他“纯可再生能源”,就如电力分析师所称,瑞典“在2040年实现能源100%纯可再生化将不会是太大的挑战”。

  然而,正所谓“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瑞典国营电力传输系统运营商指出,核电站的彻底关闭和火电的大幅削减,令瑞典人口和工业最稠密、用电最集中的南部和西南部出现巨大供电缺口。这也令原本“先天不足”的南北输电系统更加吃紧,而追加基建缓不应急且在瑞典特殊地理条件下注定不会进展迅速。加上今冬风力不足,风能发电量大大低于常年标准,整个欧洲天然气价格又被人为炒高,一系列的因素相互关联、复合作用,构成了灾难性的恶性循环。

  可以说,如今的电价飙升,正是瑞典朝野上下沉浸在“绿色理念全球领先”的自豪感中,以关联利益团体意见为依托制定相应能源政策,却刻意忽略了新能源诸多不成熟或“看天吃饭”因素,忽略了全球能源大格局、大环境影响的结果。

  “绿色”不可撼动,政治必须“正确”

  尽管如此,瑞典的“绿色正确”却已到了“不可撼动”甚至“不可置疑”的地步。

  面对公众“这点补贴根本不够”的抱怨,瑞典能源市场监管机构副首席经济学家伦德格伦只好“闪转腾挪”地给出了“大家应多买多用智能节电产品”的建议。照一些瑞典网民的评价,“仿佛这些新产品都不要钱似的”。

  对于那些“复古”到启用劈柴和壁炉取暖的家庭而言,最发愁的是劈柴也已经越砍越少了。

  不仅如此,一些居民已发出“难道砍树比核电更有利于减排”的质问。当然,不论瑞典政府机构还是环保团体,都不会直接回答这个问题。

  什么才是真正的帮扶?是面对汹涌而来的电价上涨狂潮,手忙脚乱地提供杯水车薪的电费补贴,还是从根本上解决发电、输电、供电的供需矛盾,为国民提供足够、稳定的电能?

  然而,瑞典政府显然宁愿选择“政治保险”但效果可疑的前者,也不会去尝试后者。

  因为,作为君主立宪的内阁制,瑞典政府要想维持组阁权,就必须在拥有349个议席的议会获得多数支持。对于议席不过半的社民党而言,这就意味着不能轻易冒险、尤其不能随便得罪树大根深的激进环保派。

  毕竟,相对于右翼,自居左翼的激进环保派们更容易成为社民党的支持者。也因此,面对电价上涨狂潮、拿着杯水车薪的补贴,瑞典上下大概也只能继续“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地熬过眼前这个寒冬了。
各版头条